鄂尔多斯市中医医院发生医疗事故 致两死一残

网友举报 2017年02月27日 906

投稿人: 骑驴看唱本
Email: jiaxinmin2005@126.com
主题:鄂尔多斯市中医医院两起医疗事故 致两死一残。
内容:

  我叫高玉成(身份证号码15270119750611543X),联系电话:13848770163死者张俊琴是我的妻子。鄂尔多斯中医医院将催产素输入本要剖腹产的我妻子体内,致我妻子和一个足月女婴死亡。
  我妻子张俊琴于2016年8月28日下午在鄂尔多斯中医医院交押金5000元,办理了住院手续后,做了胎心检查,在征得主治大夫同意后当晚6点左右请假回家,次日即8月29日早晨6点30分,夫妻二人高高兴兴来到鄂尔多斯中医医院准备迎接新生命的到来,7点左右给产妇输液,8点40分左右院方又给产妇做了皮试,皮试不到2分钟产妇出现呼吸困难,嘴唇发黑,意识模糊等现象,院方立即开始抢救,大约40分钟左右,院方通知胎儿已经死亡,1小时左右院方告知我产妇需要输血,拿我现金1000元,20分钟左右院方医生和我说钱不够,又让我下去交钱,共花费1375元,中医医院已经将中医医院的大夫清来,双方进行会诊后,告知我产妇没有排尿,只有做血筛查才可以排尿,但医院没有相应的救治设备,需要尽快转到就近的鄂尔多斯中心医院重症病房,征得我同意后,双方医护人员将张俊琴在10点50左右转到中心医院继续抢救,12点左右中心医院大夫给我下达病危通知书,医护人员继续抢救,大约1点左右中心医院通知我产妇已经死亡。面对这一结局,我无法接受,为什么就在1个多小时之内输液中途做了皮试不到2分钟后至死呢?而且死后七窍大量流血,皮肤多处流血不止,而且流出来的血都不凝固。中医医院没既然有相应的救治设备,怎敢接收刨妇产孕妇呢?妻子死后在中心医院停留到第二天下午,在这期间俩家医院大小领导和大夫无一人过问,只有中心医院一直催促将尸体拉走,妻子死后,无奈之下我报了警,打了卫生局电话,卫生局派下迟迟不给封存,,直至第二天下午4点才将俩家医院病例封存完毕,警察将我妻子的尸体强制拉去殡仪馆。
  事后,无奈之下我只好走司法程序,2016年月3日委托鄂尔多斯市安泰公司司法鉴定中心,将妻子尸体进行解剖。解剖后三个星期后仍没有结果,安泰司法鉴定中心提议我做进一步鉴定,我和医院,安泰司法鉴定中心三方达成一致共同将尸体样本于9月26日送到西医科大学进行进一步检查。
  在妻子出事后,我找到了卫生局、医调委、信访办、打了公安局、鄂尔多斯中心医院好几个市长热线,所有单位相互推脱。
  我向安泰司法鉴定中心一直催促要鉴定结果,直至2017年1月9日才拿到结果,可是山西医科大学出结果的日期写着2016年12月12日。为什么迟迟不给结果呢,是不是所有的单位串通一致,隐瞒真相呢?鉴定结果为:我妻子和胎儿没有任何疾病。
  我拿上司法鉴定结果去找医院,领导李寿庆仍说不出妻子的死因,而且好像和医院没有任何关系似的。找卫生局领导,把我指向医院和医调委,找医调委扔把我指向医院,无奈又向区信访办,信访办又把我指向医院,去市政府工作人员拦截不让我见市长,达市长热线到现在扔没有一个回音。我找了无数次医院,没有一个结果,找分管医院的领导,无一人出面解决,相互推脱。
  苍天啊,谁为我做主呢?市长、卫生局局长你们不是共产党的干部吗?你们不是人民的公仆吗?人命关天的大事,你们管过吗?我现在和我自闭症的儿子吃饭都成了问题,死了的人无法安葬,活着的人也逼上了绝路。谁能还我一个公道呢?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抱歉,您需要登录才能评论 立即登录 免费注册

首页 医院新闻 商务合作 意见反馈

© 2014-2019 医疗营销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