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闹不私了,让纠纷在法治框架下解决

医疗曝光台 2016年09月11日 787

如今各地医闹还在此起彼伏,而曾经沦为医闹重灾区的广东中山各大医院,当年投入的报警、摄像头等一应俱全的安全装置,已经长期闲置。人民日报昨天在报道中总结了中山医院的做法,得到受众的点赞,其中关键的一点就是,不许医院与医闹私了。

“一方面我们不允许医闹妨害正常的就医秩序,另一方面我们同样不允许医院发生医疗纠纷后私了,没有错不允许花钱息事宁人,医院真的有过错也决不护短。”主管医疗纠纷的中山市卫计局副局长杨汉东表示。

受众点赞,更多是冲着这个一碗水端平的依法治医而来的。它治的不仅仅是医闹,同时治的也是医院,是对双方的共同限制。

中山市这一招,其实是被“职业医闹”逼出来的。曾经,只要医院有什么动静,就有人假扮律师、干部与病人家属接洽,谈好条件后各色人等就围住医院,抬尸的抬尸,堵门的堵门,拉着横幅披麻戴孝找医院讨“公道”,一声令下就开始放声大哭,“下班”了就笑容满面去领盒饭、分工钱,讨价还价又另有其人……一桩轰轰烈烈的医闹事件结束,医院赔付几十万元私了,这其中60%以上落入了“职业医闹”的腰包。

其实透过许多还出现在其他各地的医闹现象不难看出,利用家属的职业医闹,依然有着鬼魅般的影子。所以表面看,私了是协商解决问题的一个途径,但它最大的副作用也是两方面。一方面是养大了医闹的胃口,另一方面是用公家的钱为医生个人的错误买单。所以医患矛盾,本质上并没有任何捷径可走,甚至双方任何一方面的煽情手法,都不可能有效解决问题,唯一的路径就是法治框架的构建。

中山市的不允许私了,是建立在对医疗纠纷有没有院方过错的前提之下的。而对于这个鉴定,首先需要面对的是中立性与公信力质疑问题。中山市区别于全国其他地方的做法是,以“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替代“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40名法律专业人士,与500多名医学专业人士组成的医学顾问专家库,来自于全省各地,这就避免了同城、同行业近距离相亲的嫌疑,使得这个机构,初具了独立于医患双方的第三方意味。

但是从根本上解决调解与鉴定的公正公信问题,这还只是一个良好的开始。它离真正意义上的“第三方”,还有一定的距离。因此,对于全国其他地方来说,作为一招制闹的法治框架,还需要在专业律师的比例上有所增加,在医学专家的所属地域配置上,还需要更多地体现避嫌效果。这些年全国各地医闹不断,是与各级机构的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本身缺乏公信力有关联的。很多地方的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因为同城、同行业的关系,给人造成坐在同一张板凳上的强烈印象,很少看到真正拉下脸来、具有“执法”意味的鉴定结论。久而久之,患者一方成了“老不信”。这种尴尬,是医疗机构自身造成的。

医疗纠纷不许私了,应该成为解决医闹问题的全国性法治框架。而民众更希望看到的是,鉴定医院“真的有错”时的那种铁面无私案例,看到的是真的有错后绝不护短的司法案例。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抱歉,您需要登录才能评论 立即登录 免费注册

首页 医院新闻 商务合作 意见反馈

© 2014-2019 医疗营销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