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论:互联网+能否给医院洗牌?

医疗新闻 2016年06月24日 886

  在2016中国医院竞争力论坛上,一场关于"互联网+能否让医院重新洗牌"的辩论,让一众医界大咖们争红了脸。有的专家坚持技术是人的附属品,有的专家则认为未来机器会取代大部分人的工作。现场可以说火花四溅,台下的观众也跟着过足了瘾。

  辩题:互联网+是否会让医院重新洗牌

  主持人:中国医院协会副秘书长、香港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主任 庄一强

  正方观点:互联网+会让医院重新洗牌

  正方辩手:

辩论:互联网+能否给医院洗牌?

  浙江省台州恩泽医疗中心(集团)主任 陈海啸

  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计算机应用与管理科主任 陈金雄

  互联网医疗分析师 刘谦

  39健康网主编 李悦

  反方观点:互联网+不会让医院重新洗牌

  反方辩手:

辩论:互联网+能否给医院洗牌?

  查看大图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执行院长 陈勇

  苍南县人民医院院长 郭廷建

  丁香园 李天天

  社科文献出版社副总编辑 周丽

  辩论实录(根据双方辩手现场发言整理,部门可能有出入)

  双方自由阐述阶段

  重新洗牌or改善服务

  正1 陈海啸:

  我是肯定的,因为互联网技术,特别是云计算技术的推动对整个世界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20年前我们都没有人想到每个人会有一台电脑,然后只用了20年时间就实现了,10年前很难想象人手一个智能手机,但现在也实现了。互联网技术对医院一定会产生非常深的影响,这个是不以医务人员意志转移的。我相信互联网对医院一定是个正能量,会促进我们医疗的效率的更多地方。医疗行业是世界上目前360行里面难得的有几行100年没有变的,基本是一对一的看病。哪一行发展快的一定是基本上生产方式已经发生革命性的变化。这几年进步最快的就是辅助诊断技术,但看病的基本生产方式没有变。我非常期待,也相信互联网会改变我们医疗的生产方式。

  反1 陈勇:

  互联网+技术仅仅是技术,而且不是医疗独有的技术。任何一项技术能否运用好不是靠技术的本身,而是靠人,人是决定因素。因此决定一家医院水平的核心因素是人,是高水平的医护人员而非技术。高水平医护人员加上先进的技术可以打造高水平的医疗和高水准的医院。相反,不具备高水准的医护人员即使加上先进的技术,也不一定打造出高水平的医疗和高水平的医院。另外一点,我们医疗服务的对象是人,无论是过去的视触叩听还是今天视触叩听加B超、X光、CT、核磁,从过去的血、尿常规,细胞血检查到现在分子水平、基因水平,多么先进的技术,最终是靠人来发挥到极致的。

  因此决定一家医院水平高低,决定医院是否被淘汰或被洗牌,绝对不是技术,是人。这就是为什么打造医院时都是沿着名医,名科,名院的轨迹。翻看世界历史,医学里没有一家医院是靠掌握了某一项互联网技术而成为世界名院。而且近百年来,自然科学领域的一切先进技术都不失实际的运用到医学领域,但那些美国的百年老院,都没有随着技术进步而被淘汰和重新洗牌,相反越是高水平的医院越会掌握和运用好先进的技术,越能发挥高水平。因此我个人认为互联网+可以提高我们的效率,改善我们的服务,但决定不了医院的水平和档次,它不能让医院重新洗牌。

  正2 陈金雄

  医疗大致经历了巫术、宗教医学、科学医学三个阶段。当医院进入科学医学阶段,有三种职能,连接患者服务、医疗业务协调、医疗责任主体。现在基本是以疾病为主,完全是面对面诊疗,病本位。互联网会改变医学理念、模式改变,以疾病为主向以健康为主;改变大部分面对面诊疗,未来网上医疗业务可能会占60%-70%;医疗业务协同方式改变,现在更多是院内协同,以后会远程会诊,未来第三方机构会崛起介入;未来智能诊疗发展,标准化的服务可能慢慢会被机器人取代,一些个性化服务机器人跟医生可以一起来操作。

  反2 郭延建

  不可能被颠覆。让病人把病看好,两个需求,一是安全,一是有效。比如你像用照片拍舌苔传到互联网再诊断,我觉得有点不靠谱。整个诊疗过程,医生要和病人交流加上技术辅助,才能治疗好。互联网做不到人文关怀,患者就医感受达不到。

  正3 刘谦

  我觉得我们先用搞清楚洗什么牌?哪种方式洗?

  洗牌可以是医疗体制改变、医院内部流程构建、医院排名变化,不一定是未来不再面对面看病,完全通过互联网。很多人可能会觉得不习惯,但如果你回到10年前,可能也不习惯网络购物,现在呢?互联网在改变所有行业,改变金融、教育,一定也包括医疗。用发展的眼光看,互联网发展是150%,200% 的速度在增长,日新月异。机器人下围棋赢了世界高手,再过几年会不会赢过中国最好的医生呢?达芬奇机器人开刀,如果操作10万例之后会不会也超过97%的医生呢?我认为是有可能的。

  至于体验,未来会有3D、虚拟现实,一定会让体验更好。现在很多患者是50岁,60岁的人,不太习惯用手机或互联网看病,年轻一代生活在手机中,未来他们会不习惯不用手机看病。陈院长认为互联网只是一门技术,很多东西刚开始都是技术,电话、飞机、高铁,但它们改变了人跟人交流的方式,生活的方式。互联网已不完全是一种技术,而是一种综合技术,是一种生态,是一种生活方式。我认为互联网会在医疗的各个环节包括诊前,诊中,诊后,患者服务,小病方面发挥非常大的作用,会改变现在模式,医疗的形态。也许不再需要成千上万张床位,不是所有活动都要在医院进行,这就是我们定义的洗牌,所以我坚信互联网+会让医疗洗牌。

  反3 李天天

  互联网不会改变最基本的医疗服务模式。医疗行业是供不应求的行业,所以我们看网上挂号变成了黄牛,网上咨询变成了加号。我觉得互联网对大医院影响不大,互联网更擅长慢性病、居家看护,这些大医院是不太感兴趣的。国外有一项调查,60%美国大医院都有自己的移动医疗产品,真正使用却只有2%.医院本身没有洗牌的动力,我们有专家,有设备,有医保,一手好牌,为什么洗牌。互联网可以锦上添花,但不能去触及根本。

  正4 李悦

  互联网和医疗是协同、共赢的,互联网+最大的价值是通过互联网的各种工具,让三甲医院大医生,传递给基层最先进的技术知识。最终推动分级诊疗。

  反4 周丽

  举我熟悉的出版界的例子,全国有600多家出版社,5年前甚至更长的时间我们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当时有两种观点,一种认为阅读方式变革,纸质书必然被网络阅读、数字出版取代。但从国外最近几年发展方式看,大都是融合发展,这是这个行业的主旋律。我们曾进行了一项考察,看到的是百年老店仍焕发青春,世界好多百年老店就是出版老店,新秀企业也是蓬勃发展。出版社当年也遇到数字化、电子化的冲击,但如今那些老牌的出版社依然强大,因为优质内容是最关键的。同理,医院和互联网也是融合发展,不会被洗牌。

  自由辩论阶段

  医护人员是关键or技术可以取代大部分医生工作

  陈金雄:

  未来医院都是轻资产,像现在很多线下诊所。互联网不洗医生和医疗的牌,洗的是医院服务模式的牌。如果不转型就会面临危机。

  陈勇:

  医疗是服务人的,是个体化需求,无论技术怎么便捷,医生面对病人一对一的服务模式,是不会改变的。无论怎么便捷不会改变医生对病人提供一对一的服务。就像出版业,无论从纸上阅读还是电脑手机上阅读,阅读的产品是作家生产而非机器。

  刘谦:

  我们不是做一个无人医院,机器人医院,但很多环节会被机器、互联网取代。现在99%,98%的事是人做,未来可能医生做30%,40%,剩下的事情互联网化,人工智能化,这是我们说的洗牌,洗牌不是把牌子扔掉,洗牌是打乱牌的格局。

  陈海啸:

  互联网技术可以提高效率,特别是资源均衡,我们医疗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医疗服务的即时性,病人随机的来。假如说10个医生门诊结果来了9个病人,那资源就浪费了。所以互联网可以提高医院运营效率。

  李天天:

  医学是需要人文的,需要不断探索的,我相信人工智能会帮助我们降低差错率,降低误诊率,但新技术,新药品,新数式,新手段需要人去尝试。未来人机结合是一种趋势。目前互联网是一种优化服务,谈颠覆是不可能的,因为要付出巨大的政策成本。

  陈金雄:

  我们要拥抱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生态链,不仅仅是一部手机加一个WIFI,这个生态链包括手机,可穿戴设备,大数据,智能诊疗,更需要制度层面和建设层面的推动。现在,院长们都在探索分级诊疗,另外,医生集团的发展,体制内有些医生已经跳出来了,体制内有动力。

  刘谦:

  卫计委主任李斌在两会期间谈到运用互联网技术进行远程诊疗,推动分级诊疗。我认为互联网是个推手,推动医院去洗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有互联网后可以通过网络打造个人影响力,组织医疗集团,可以进行第三方患者招募,或第三方检验,第三方的医药电商等等,可以2、3个医生出来成立个小专科。未来的形态一定不是大公立医院独打天下,在过去的几十年已经证明这种模式不是最有效率,未来一定是百花齐放,各种模式并举的。互联网医疗在短时间内吸引顶级大医院不重要,但可以吸引医生打造个人品牌,帮助你未来的职业,去改变业态,这就是洗牌。

  李天天:

  互联网像海水一样,上岸一定最先淹没低洼地带。医疗行业是供不应求的高地带,在医生没有做到自由职业的情况下,希望通过互联网技术拼命把患者跟医生对接起来,由此认为就颠覆医院,洗牌了,我觉得是一厢情愿而已。

  刘谦:

  大量的医疗资源是供过于求的,基层医院,社区医院,区医院医生也有执照,也是合法的医院,我们用互联网让他们跟患者连接起来,可以看更多的病,这就解决了供过于求的事情。

  一人一句观点:

  陈海啸:洗不洗牌,让老百姓决定。

  陈金雄:让数据说话,让时间说话。

  刘谦: 互联网好不好你试了才知道。

  李悦:互联网+有机会通过倒逼政策,让医生成为自由人,服务更多老百姓。

  陈勇:互联网+技术一定会改善我们的医疗,但如果要让医院重新洗牌,第一洗牌的是患者,不是政府;第二,决定你牌好坏的是医生和护士,不是技术。

  郭延建:互联网+能优化我们的服务模式,但改变不了我们的服务模式。

  李天天:我对互联网,对技术充满信仰,面对巨大的中国政策成本,希望我们联起手来尽快攻克它。

  周丽:我希望作为一个患者,一个消费者可以从互联网+医院中获得更大的收益。

  总结:

  主持人庄一强:

  辩论无对错,旨在引发人们对互联网+的思考与探索。医学有些人文的东西确实无法被代替,比如人和人接触的部分。但是互联网也确确实实给医疗带来了一些新思路、新改变,未来怎么样,我们拭目以待。

  网易健康:此次辩论,战况激烈。正反两方围绕着互联网该洗医院的什么牌和怎么洗各抒己见。洗什么牌,是服务模式牌、就诊流程牌还是医疗体制牌?该怎么洗,通过互联网技术优化服务流程、开设线下诊所、远程问诊亦或是未来机器人代替医生来治疗?这些都未有定数。我们要以一个开放的态度去接纳互联网,给互联网留下发挥的空间,至于以后选择哪种医疗服务模式,让医疗服务主体老百姓来投投票吧。欢迎网友们给我们留言,把你们的想法畅所欲言。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抱歉,您需要登录才能评论 立即登录 免费注册

首页 医院新闻 商务合作 意见反馈

© 2014-2019 医疗营销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