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兰医疗CEO郑杰:50亿医疗产业基金背后的故事

医疗新闻 2016年04月17日 17,158

4月12日,我们请到了树兰医疗ceo郑杰,跟我们分享关于50亿医疗产业基金和树兰医疗背后的故事。
郑杰,树兰医疗CEO,OMAHA 联盟发起人,浙江大学国际医院副院长。

 树兰医疗背后的故事

  访谈精华

此次树兰医疗产业基金的设立,是一次典型的医疗健康产业与投融资产业的跨界。

2000年,我开始创业做互联网,2007年进入数字医疗,在2012年的时候,我筹建了一个健康管理公司,2014年开始,参与发起树兰医疗这个项目。所以,我本人的职业生涯也反映了一个跨界的趋势。中间,我也做过一些天使投资,尤其对一些新兴领域十分关注,包括:基因领域、互联网医疗领域等,最近也在关注一些中医项目。

  从生态体系的角度去看

这次我们设立树兰医疗产业基金,更多是从我们医疗产业的生态角度去做的一个实践。

医学所在的这个行业是非常特殊的,在所有的行业里面,生命产业是高速变化的,而且高技术密集,高人才聚集。我们99%的生命神秘地带还没有被破解。所以看似是一个医疗的产业,其实本身所面对的是一个不断发展的对生命的一个探索。

另一个方面,我们看到医疗健康的产业,正在走向一个时间窗口。我和很多业内的朋友有一个共识,在接下去的三到五年内,中国医疗行业的环境、格局、形态会有非常大的变化。所以我们在做这个领域的时候,希望更多从一个生态体系的角度去看。

去年年末,我给树兰医疗的同仁们写过一个稿子,说我们作为一个新兴的医疗组织,在这么一个时间窗口期,是承载着一种使命!我们如何做到从0到1的诞生之后,从1到2的开局,然后我们要从更宽广的视野去看这个产业的变化,从更高的角度思考这个产业的未来。

水到渠成的树兰医疗

某种程度上,树兰医疗产业基金对于我们来说是个水到渠成的事情。

目前我们医疗大产业里面,有非常多的创业家,在各个领域从事创业、投资。所以我们希望通过医疗产业基金的形态来帮助他们实现一些梦想,同时希望我们树兰医疗所做的事情,能够和他们产生共振。

我们看到美国梅奥医疗近些年的动作是非常频繁的,2008年梅奥正式进入投资领域,它的第一项就是对信息技术的服务商- Kardia Health Systems的投入,每年都扩大投资力度,包括我们国内,我们非常知名的康圣环球、好人生、惠美等等,都成为梅奥的伙伴。

因此大医疗健康、大生命产业这种融合的趋势非常明显。包括医疗健康孵化器领域,有杭州的贝壳社、火石创造,上海的奇异果等,很多上市公司,医药、器械、保险等,也都在加速布局,我们看到,资本介入医疗健康的速度和影响力,正在加速产业格局的形成。

我们还看到一个趋势,大型医学中心的周围都是科技园的聚集。一个临床的外科医生,他白天在医学中心内做临床,休息日他也许可以发明一个新的医疗机械,参与一家公司的创业。像旧金山UCSF的医学中心周围,容纳了包括著名的Rock Health 医疗孵化器、illumina基因检测公司等等,甚至还有专业的科技地产商在周围开发医疗科技地产。所以我们说这种融合资本、医疗服务、医疗科技的集聚,成为一种趋势。

树兰医疗产业基金是一个以有限合伙的形式来组建,并不限早期、中期或者晚期,我们会更看重团队,这个团队是否有自己的梦想,是否有真正拿手的绝活。我们所看的行业也不局限于医疗服务机构,医疗的科技企业和医生集团的组织我们都会看。

同时,除了资金以外,我们也希望把树兰的这个医疗平台分享出来,与我们所投资的伙伴共同面对这个快速变化、需要联合探索的行业。

 充分合作 完全开放

自从做了医疗服务行业以后,我们从筹建医院到现在,接触了非常多的各个产业链的合作伙伴,从一个医疗手环到一个细胞治疗的企业,我们发现有我们必须把整个平台的都开放出来,我们所有的数据都需要开放给他们。

因为这个行业的产品,在不断的更新进化过程中,需要数据充分的共享。我们所有的医学研究,都必须基于一个患者,基于研究对象的完整数据来进行合作。包括像AlphaGo这样的人工智都能应用进来,参与CDSS(临床辅助决策系统)的开发,这些都依赖于患者的完整数据。因此,我们的医疗服务机构与各类的产品,或者合作伙伴之间,要完全的开放和共享。这时,如果共享数据、知识产权和利益,若有投资的纽带,一切都会变得简单。

因此树兰医疗发起产业基金的另外一个目的,是希望和我们所有投资的合作伙伴一起来共同探索和研究,这是树兰医疗打造研究型医疗平台的必要阶段。

4月9日,工银瑞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省分行营业部与树兰医疗在杭州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三方将以产业基金作为主要合作平台,通过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等多种形式展开合作,共同出资组建50亿人民币规模的医疗产业基金,助力”健康浙江”战略的深化实施。

我们希望有相同理想的专业投资经理、投资人、项目经理,加盟我们,从生命产业的视角,来一起共创一起做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树兰医疗的缘起

任何一个事情都有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过程。包括前段时间陈竺副委员长到我们这里视察,树兰的起航离不开整个国家社会办医大环境的改善。如果没有一个政策的开放,作为一个社会办的三级综合医院要起来是非常非常困难的。

同时,我们整个核心团队里面,有院士领衔及来自大型三甲医院的院长团队,以及包括拥有IT背景、投资背景的小伙伴们,是一个典型的混合型创业团队。我们经历了天使轮,A轮融资之后后,是一个典型的”生长过程”.

在整个树兰医疗的筹建过程中,我们感受到,外围的产业环境变化的速度有时超过我们的想象,我们就像在扒着一列高速前行的火车,狠抓车门,才能不掉队。

这次的社会办医浪潮,应该是建国以来的第三波。树兰医疗从2014年初开始筹划,很幸运的租下了一栋六万平米的楼,从而可以相对”轻”的形式来建设一家三级综合医院,当然整个改建、装修、审批或称是相当复杂,很多环节的复杂度超出了之前的预期。但我们还是按时在2015年12月6日顺利开业。

作为一个三级综合医院来说,它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大楼原来只是一个酒店和商场的组合,我们需要增加很多部医用电梯。这个涉及到改建设计以及新的审批环节,非常复杂的。

即使我们团队里面也有经验非常丰富的建设医院、改造医院的专家,但最初设想和最后实践之间还是有距离的。例如我们本来考虑部分的影像放在地下,但是实际在改建的过程当中发现有一些计算的小疏漏,所以后来我们把整个放射影像区放在了一楼。

整个开业前的筹建期,我们筹建处的办公室设在一个科技园的古色古香的小房间里,团队整整奋斗了一年半。那里留下了无数战斗的场景,整个过程恍如一场梦。

开业前两周,很多朋友质疑我们不可能开出来,因为那时整个场地以及环境离开业还有非常大的距离,但我们的团队拧成一股绳,憋着一股劲,最后两个礼拜,几乎一天一个样子,最终顺利开业。那天,我们所有筹建团队核心成员,嘴角都长出了痘痘,笑称”开业综合症”.

不拒绝病人的医院

从我们开业到现在,已经经历了4个月,整个的运行非常不错。到目前为止,五百多个床位已经住满了将近一半,门诊流量也不断上涨。一个综合医院的起来非常难,我们筹建队伍一开始就有一个基本的观点,我们在开业前期,是不挑病人的,只要病人来,我们一定接待。我们的院长要求开业第二天就要把急诊开出来,因为他们认为作为一个医疗服务者,最基本的就是不能拒绝病人。所以我们开业之后压力非常大,定下来这么一个标准,对于一个新开医院的整个体系,几乎是倒逼式的完善,其中还包括大型手术,ICU,麻醉等等环节,都得非常快速的完善成熟,人员到位。

短短4个月里,我们收到了非常多患者的感谢信,也救了很多人的性命。以前作为IT从业者做公司,当我做到医疗服务机构的时候,我个人最大的感受就是,所服务的对象是生命,生命的质量和安全是一切的基础,所以我充分的感受到了,医院的所有职能部门需要紧密围绕医生护士展开,因为医生护士是服务于患者第一线的。

在快速发展中,更要在各个环节要保证质量,所以我们内部一直以一个倒三角的方式来做服务,领导服务于各个部门,部门服务于所有的医护,医护服务于患者这么一个体系。

为此,我们内部专门做了一个设计,打造两个平台,一个是患者服务中心,一个是医护服务中心。我们把这两个平台,作为我们内部的一个横向系统,跨所有部门。

树兰的NASH医学理想

我们整个团队,在早期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打造一个面向未来的医学中心,为此我们提出了NASH这么一个核心精神。

如果大家看过《美丽心灵》这部电影,就知道有一个著名的博弈论科学家叫NASH,有一个著名经济学理论叫NASH均衡,我们四个字母NASH就是取自他。

N-代表自然,这是回归我们对于医疗服务的本质思考,整个医疗的未来应该是道法自然的。

医学本身发展过程当中,我们也不断的在反思,我们是不是离自然越来越远了,比如说以前的抗生素滥用,我们应该回归到符合自然规律的模式治疗;另外一个就是关于整体性医疗的思想,医学所面对的人是一个整体,看似是一个局部的疾病,却跟整个人的免疫系统甚至其他的系统都有关联;我们并不排斥中医,我们希望真正的把中国传统医学的一些精髓和西医融合。我常去参加一些中医的大会,我们看到有非常多的年轻人,他们想真正的把中医的精髓发挥出来,我认为中医即将走出谷底,作为树兰来说,我们将把中医和西医,回归到自然这个命题上,探索融合式的治疗。

A-代表艺术。艺术的理念是什么意思?我个人认为,整个医疗你要用内心充满美的方式去看待它。我们的员工是美的,整个的服务环节、产品,要有设计感,所以从艺术Art到设计 Design,应该是无处不在的。

所以我们最近也在招募首席艺术官CAO.实际上,我们在整个医院的筹建中,在我们集团的扩展过程当中,到处都充满了”设计”!小到一个诊室的打造,如何让一个医生可以舒服高效的服务患者,如何让患者的行走流线更方便,如何让手术室在功能、效用、安全等方面做出创新……所以设计是体现我们创业者,我们的医生集团,对医疗服务的本质想法。

S-代表科学,这个科学的核心想法就是医学本身要用科学的方法。这里尤其是如何做到真正的数据驱动,这对下一代的医疗服务是非常重要的。

之前很多场合,我的很多分享都是关于数字医疗方面的,我认为真正要把数据驱动做进去,做落地,还有相当长的道路要走,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我们目前的医院,掐指一算也有七八十个系统,五十多个厂商参与。我们医院数据平台搭建,最早是在一个集装箱里面做的,如何运用到虚拟化技术,让医院未来发展当中,能够完美的扩展,这里我们费了很多精力。

H-代表人文。从摄影大赛到医生节,再到我们的食堂,我们都想一步一步做好。我们食堂营养的团队,内部称为舌尖树兰,这里分享一些图片,这里涉及到”下一代组织”的命题。

打造生命化的组织

做任何事情,最终还是回到一个组织建设的事。我在清华EMBA最喜欢的一堂课就是”组织行为学”.因为不管愿景多么伟大,都是需要靠非常多的人来一起完成的,所以组织的形态和内生的活力、进化力,决定了这个组织能够走多远,能够走到多大。

我们树兰的团队,包容了不同的文化背景,不同的年龄层次,从40后到90后的这么一个梯队的人凝聚在一起,你会发现谁也离不开谁。每一名树兰人都很优秀,都很重要。

打造一个生命化的组织,来服务于伟大的生命。我一直形象的比喻,我们第一个医院就像一个干细胞,当干细胞打造好以后,内部从人员到管理,到信息,到整个平台化的组织,才能真正具备分裂的能力。所以我们树兰医疗产业基金就像一个催化剂一样,能进一步滋养这个组织的成长,这个过程虽然辛苦,但打造过程中的成就感是无比美妙的。

我们充分的拥抱互联网,但我认为更多的是要把互联网的一些思想,应用到整个系统的打造过程当中,包括扁平化,小团队自治,小步快跑,快速决策等等。我们总说医疗是一个非常严谨的自上而下的系统,但是互联网很多思想是自下而上的,它是一种民主协作的模式。

一个未来的医疗组织,他能够把两个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结合起来,我相信这么一种混合基因的组织,也许以后能够真正支撑一个未来医疗集团的梦想,这是一个令人期待的未来。我们期待和我们有一样梦想的医生、护士、创新者等,来和我们一起携手。

  树兰医疗背后的故事

精彩问答

Q1.树兰医疗对中医有什么规划吗?

我一直有一个观点,中医和西医的交汇点马上会来,我个人认为,这个交汇点是能量医学,因为经络的本质可能跟能量代谢有关系。另外,中医本质思想是系统,在系统医学这个层面两者是殊途同归的。

Q2.请谈一下OMAHA数据开放的问题?OMAHA在积累了一定数量的数据之后,会不会向某些创业团队或公司有条件的开放?

我本身也是开放医疗与健康联盟的发起人,我们希望和患者共享数据。树兰医疗作为OMAHA的成员之一来说,会主动把患者应该拿到的电子健康档案的数据拷贝给他们。现在,我们也看到医疗大产业的问题在于数据的标准化以及数据的共享。

所有的医疗服务以及相关的产品最终都要基于个人的完整数据,如果个人完整数据拿不到,我们就谈不到下一阶段的更新。所以,OMAHA的本质想法是把产生的数据拷贝给数据的主人。

患者数据应该是跨所有弊端的,不应该被任何一个弊所垄断,产生壁垒和孤岛。在这一点上,我认为一开始就应该开放、共享。

我们现在,单个医院和单个医院之间点对点的交换一些临床病例的网络已经有了,但是我认为这还是太窄。而且他所基于的这个病理研究,所采集的数据都非常复杂,所以现在很多医学的研究和临床产生的数据,几乎是割裂的。我们所期望的是未来临床的数据,科研的数据,这两个能够完美的结合起来。

Q3.50亿基金投资的项目有没有地域限制,会不会考虑投资医院?

我们这个产业基金没有地域限制,甚至未来还会考虑投资国外的。50亿的规模里面,投资医院肯定占了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

我们对于参股、控股、收购一些优秀的医疗服务机构都非常有兴趣。

Q4.国内的私立大型综合医院之前一直没有形成气候,我想了解一下,您对树兰医疗的定位和发展方向的想法?

我们的目标是希望能够成为一个大型连锁的民营医院的集团,具体过程我们一直在探索。

我们一开始想做一个三级医院,然后迅速聚集一定的人气,分享经验,和资本的力量合作一起做一些横向的扩展。单家医院的模式也许在竞争力有一些小问题,因为拥有一定的体量可以降低成本。

所以医疗领域还有一个命题在于成本结构的重构,效率如何能够最大化提升,因为医疗费用的控制一直是一个核心命题。如果真正能够通过集团化的模式,把医疗治疗的成本降下来,这是非常重要的。另外作为一个大型医疗集团,一定要回归到让人不生病的方向上,这也是一个闭环。一方面是医疗服务,一方面是健康保健预防这个方面,也许最终会和保险来对接。

大家都在讲凯撒模式,但如何走到这一步是值得思考的。我觉得首先还是在于我们的科教研一体的医学团队能不能真正打造出来能够落地的服务,能够做出一个场景。最终,当你有足够的体量时,我相信这个基于保险模式的健康管理,自然而然会有这样的空间,回归到我们把整个健康体系做完善。

Q5.医院本身的发展要考团队的建设和发展,请问现在树兰医院如何完善专业人才梯队建设?如何在客户需求倒逼运营的过程中,在运营和医疗风险里找到平衡?

我们现在作为一个三级医院的综合资源,一个本身创业团队里面有医学大家,一支医学专业的队伍,同时我们也通过各个方面的渠道来招募,我们也希望通过类似打造医生服务平台的角度,更好的提供这样一种执业的环境,吸引更多优秀医生来到我们这里。

同时,医学的培养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我们本身也在建立一种人才培育的机制,包括跟医学院校的联合培养等等。在未来,我们也会考虑未来我们自己的医生学院,护理学院等等,所以在临床科研教学的一体性上面,我认为是未来作为一个医疗组织的大型医疗组织所必需具备的。

在客户流量,或者患者流量慢慢起来的过程当中,控制医疗风险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事情。我们在创始团队里面有优秀的管理大师,在临床制度设计上面就做出保障。再一个我们也在积极的想过一些各类的医院管理和国际医院管理的一些标准,积极的在实践,通过这样申请这种国际标准规范的来倒逼管理的完善。再一个就是我们的信息化的系统是重要的保障,所以在这一点上,是多个层面来完善的医疗质量安全。

总体上,作为一个社会资本办医,我们希望充分利用这种体制优势,或者这种机制的设计快速更新迭代优化,把这个执业环境做得更好。我们相信,医生整个的执业环境,在这一次的医疗改革的大潮下面,一定会走向一个非常正面的方向。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抱歉,您需要登录才能评论 立即登录 免费注册

首页 医院新闻 商务合作 意见反馈

© 2014-2019 医疗营销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