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ow._ERPHPDOWN = {"uri":"https://www.ylyxw.com/wp-content/plugins/erphpdown", "payment": "1", "author": "mobantu"}

家长急得发火 医生累得虚脱

  近段时间,上海、广州、南京等大城市的三甲医院,纷纷推出了儿科急诊的“限诊令”,让因夜晚孩子生病却找不到医生诊治的家长头疼不已。“限诊令”的背后,是全国医院儿科医生数量严重不足襄阳的医院虽然没推出“限诊令”,但家长在儿科门诊排队时间长,医生超负荷工作的现象也已十分突出。据记者调查后统计,襄阳市城区千名儿童仅有0.59名儿科医生,比全国平均数量稍多,但远远不及国际上千名儿童一名医生的标准。

 等了两个半小时看不上病

近日上午,家住鱼梁洲的张大爷带着2岁的小孙女,赶到了市第一人民医院。挂完号,走进儿科门诊大厅,张大爷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抱着孩子等待看病的家长,从分诊台一直排到了楼梯口。“孙女拉肚子,两天都不见好,今天起了个大早来看病,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张大爷叹了口气,站在了队伍最后开始等待。

队伍的最前面不时有家长插队,希望医生能够先为自己家孩子看病。有的人说是有预约,有的人说是来复查。“诊室人都挤满了,你进去也暂时看不了。”维持秩序的护士不断阻拦,告诉家长门诊室里已人满为患。“那人在我后面来的,为什么先进去了?”“我提前预约了专家,为什么还不让进去!”此起彼伏的责问声,夹杂着孩子的哭声,充斥着整个候诊大厅。

10点30分,张大爷走进了门诊区,8个门诊室内,依旧站着不少等待为孩子看病的家长,张大爷小孙女也开始哭闹不止。两个半小时过去了,他的小孙女还是没有看上病。

市中心医院的情况也基本一样。24日的上午,记者在中心医院的门诊大厅询问了不少带孩子看病的家长,他们普遍等待的时间也在1个小时左右。

儿科医生加班成常态

王海云是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儿科急诊医生,22日的晚上,她的诊室内全是抱着孩子的家长。问病情、写处方,王海云的嘴和手,一刻都没有停歇过。22时许,暂时没有了病人,王海云有了难得的空闲,她抿了一口水,迅速跑出去上了个厕所。“我坐在这里7个小时了,这是第一次上厕所。”王海云对记者说。

62岁的祁世和,7年前退休后,立马被中心医院儿科返聘,由于是享誉全市的老专家,她一天要看约80位病人。祁世和告诉记者,她看一个病人,起码需要5分钟,遇到棘手的,可能要更长时间。这就意味着,在她整个工作时间内,根本没有休息时间,甚至常需要加班,“下了班,我口干舌燥,累得快要虚脱”。

无论是中心医院还是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科医生加班已成常态,从早上8点,忙到下午1点多,抽空吃个午饭,下午2点又要开始坐诊,到了下班时,已是傍晚6点多。而在工作期间,他们连水都不敢多喝,因为害怕水喝多了,会频繁上厕所。

据记者了解,中心医院儿科一天的门诊量和急诊量约为355人次,市第一人民医院一天则为500人次左右,分摊到当班医生身上,一天一个医生至少要看50位病人,工作量相当繁重。

儿科医生缺口极大

据记者统计,目前,襄阳市中心医院儿科(含北区)有儿科医生48名,病床200张;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科(含西区)有儿科医生41名,病床150张;中医院有儿科医生25名,病床100张;妇幼保健院(襄城和樊城两区)有儿科医生21名,病床120张。总计有儿科医生135名,病床570张。

根据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襄阳市总人口为550万人,其中0-14岁儿童数量为82万人,占15%。根据市公安局提供数据显示,截止到2014年,襄阳市中心城区151.4万人,以此推算,襄阳市城区0-14岁儿童数量为22万人。这样算来,襄阳市一千名儿童有儿科医生0.59名、病床2.5张。

据《2015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数据显示,全国平均每千名儿童有0.43名儿科医生。而美国平均每千名儿童则拥有1.46名儿科医生。按照国家卫计委的要求,三甲医院儿科普通病房床位和医生配置比例应达到1∶0.6,那么570张病床则需要配置342名儿科医生。由此可见,襄阳市的儿科医生数量远远不够。

 分级诊疗或能解难题

儿科医生为何会如此缺乏?中心医院门诊办主任周乐翔告诉记者,除了工作负担太重,待遇低、容易产生医患矛盾,也是很重要的原因。据介绍,儿科和成人科室有很大区别,儿童用药简单、量少,很少拍片检查,但医生奖金的主要构成却来自药费和检查费,这就导致儿科医生奖金少、收入低。

儿科常被称为“哑科”,由于患儿难以表达自身不适,医生只能依靠经验、检查诊断病情,确诊难度很大,诊疗风险很高,很容易造成家长的误解甚至招来谩骂。

如何解决儿科医生急缺的窘态?周乐翔表示,首先是要增加儿科医生的稳定来源。“1998年,教育部为拓宽专业面,在《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调整中,停止儿科专业的招生。若能重新设立儿科专业,或许能大大增加儿科医生的数量。”周乐翔说。

除了医生数量不够,家长不管孩子病情是否严重,疯狂拥入三甲医院,也造成了儿科门诊的人满为患。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科副主任焦蓉告诉记者,她一天治疗约七八十名患儿,有近40%的患儿根本不需要来三甲医院治疗。“像拉肚子、咳嗽、三天以内的低烧,社区医院完全能够解决,非要挤进三甲医院,其实是浪费医疗资源。”

猜你喜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