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几十年的医疗改革,医院管理体制、医院运行机制都有了明确和正确的方向。其目标的实现指日可待。五中全会公报提出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目标,也将极大地推动医院管理的现代化。但是掌握医院管理现代化的航船,依赖于医院管理的职业化。目前不论是在政策环境和现实状态下,作为现代医院制度一部分的医院管理职业化严重滞后,更是建立现代医院制度短板。


早在2003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人才工作的决定》中,提出“以推进企业经营管理者市场化、职业化为重点,坚持市场配置、组织选拔和依法管理相结合,改革和完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人才选拔任用方式。”2009年,卫生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教育部、中央编办联合印发了医改配套文件《关于加强卫生人才队伍建设的意见》中,对于管理职业化则是这样表述:“规范医疗卫生机构管理人员培养、选拔、聘用、考核,努力建设一支岗位职责明晰、考核规范、责权一致的职业化医疗卫生机构管理人员队伍。”从时间上管理职业化的要求推后了6年,而且在目标上有很大的不同。前者是以职业化为重点,后者是努力建设职业化。这说明了医院管理职业化的政策并未引起足够的重视。


社会尚未建立医院管理职业化人才的技能标准。医疗机构的各个专业都有相应的技术职称,唯有管理人员的职称必须是靠自己的初始医疗卫生各专业。如果是卫生管理专业毕业的,则无法晋升到相应专业的职称,更谈不上医院管理师的职称系列了。目前国内只有少数几个省份开展了卫生管理专业的职称试点。国家和社会从专业体系建设上并没有医院管理职业化的国家意识和社会共识。


从医院院长和领导班子选拔来看,公立医院仍然是传统的上级行政任命制,采用的国家机关公务人员的选拔方式。实际在医院管理岗位上医院院长,绝大多数是临床、护理等医药专家。也有从国家公务机关、部队调入的部分行政管理人员,岗前多没有制度化职业化培训,其岗位评价也是以政治标准、医院绩效标准为主,而非职业化技能标准。民营医院的发展也有了几十年,这些医院的院长应该说已经是职业院长,但由于民营医院的社会管理机制并不完善,院长的任命和选拔全凭投资者个人喜好和独到眼光,并无科学性和规范性。民营医院院长也没有标准的任期目标制度,院长更换有的就像走马灯。严重制约了民营的发展与管理水平的提升。


笔者和一些社会有识之士基于医院管理职业化的要求,率先在国内开办医院管理师社会培训与认证。尽管广大医院管理者有极大的参与兴趣,但人们还是传统的拿证意识,很多并不在乎是需要接受规范和标准化的医院管理职业培训。说明在众多的医院管理者的观念中,医院管理职业化还是一个可望不可及的事,并没有强烈的职业化意识。


笔者通过百度搜索输入“医院管理职业化”,有36万条记录,在百度学术中仅查到6740条记录。其文献较早的是2002年以后,到2010年后,其公开研究有明显减少的趋势。这些信息说明,医院管理职业化的学术研究也十分滞后。


如果没有医院管理职业化,不仅仅影响到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设计,更会影响到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执行和未来创新。学习五中全会公报和“十三五建议”,是否需要反思医院管理职业化战略是否出现了问题,以及如何采取有效措施,提升医院管理职业化的进程,鼓励社会和民间积极参与医院管理职业化的进程中来。

点赞 0 已收藏未收藏

发表评论

0 已收藏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