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一强:三年医改有哪四个误区?

医疗名人谈 2015年09月10日 920

  我更愿意以香港人、学者和第三方的角度对医改进行评论,这样就会更加的有价值。三年医改三大不足、四个误区、两个建言。

  三大成绩,第一个新农合和医保的覆盖,覆盖率的增加和筹资水平的增加,绝对大大改善了支付的问题。

  第二对县级医院的重视,对县级医院发展的支持和扶持。中国医院有四个层面,最高的是省部级医院,第二是地级市的医院,第三个层面是县级医院,最低的是乡镇卫生员,广大的农民他们可能一辈子最高就去到县医院,最后在县医院中去世,这是非常重视的,也是医改大的成绩。

  第三,对基层医院,主要是乡镇卫生院和社区医院的投入,基本药物实现了收支两条线,里面也存在问题,乡镇卫生院和县级医院只有是中专毕业,个别没有拿到合格的职业证。这样的话,就是人才的问题,大家对于乡镇卫生院是否信任,水平怎样,最后还是涌入大的医院。这些问题都是要考虑的,总体来说,三年医改的三大成绩,新农合和居保的广泛铺开,重视县级医院。

  三大不足,第一,公立医院改革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第二,公益性难回归,急救的病人怎么办,有病没有钱,如何体现政府的公益性,现在更多的是喊口号多,不能见死不救,如果下面一句话,见死不救,救了以后谁付钱,可是谁付钱,政府不谈,回归公益性是比较大的问题。

  第三点不足的是,医改医改越改医患矛盾越尖锐和越突出,廖厅长重点谈了医改的问题,三年前医改没有这么多,现在砍医生杀医生的越来越多,我认为有三大不足,公立医院改革只听楼梯响不间人,公益医院回归难,谁付钱,医患矛盾越改越矛尖锐和突出。

  医改是世界性的难题,一个是撑死,一个是饿死,西方福利国家中,医疗投入战GDP的比例是10%到14%,美国可以高达16%,所以他们的医改是减少政府投入医院的总费用,例如现在欧洲的金融危机。中国的医改占GDP的4%和5%,一个是撑死一个是饿死。

  医改是改医院还是改政府,很多人认为是改公立医院,何院长说到了顶层设计的问题,包括体制机制,补偿机制,是改政府对整个民生工程,医疗事业整体的思路,还是就医院来搞,前不久中央电视台面对面的时候,采访孙志刚,就是中国医改办主任的时候,他明确的说,医改要改政府,政府对医院的看法,顶层方面是最重要的,否则就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药品的零差价是否可以解决以药养医的问题,零差价是进来100元,卖出去100元,用零差价是否可以解决养医的问题,只能是部分的药品零差价,更多的是解决机构,医院阳光收入的问题,医院阳光方面是零了,并没有解决医生个人的灰色收入,药品零差价从经济学本身并不是科学的,我进来100元,医院要仓储、管理、库存,这些医院都需要成本,怎么可以100元进来,中间所有的成本都要负担,本身就是问题,药品零差价是不错的命题,是不是科学的命题。

  第四个误区要澄清,医保都是政府给钱,其实不见得是,广义医保有三点,一个是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一个是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一个是新型农村基本医疗保险,这里头钱最多的就是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主要的钱是来自于这里,这个钱是谁给的,是雇员和雇主给的,政府一分钱没有给,仅仅交给政府的社保有关部门管理的,钱是雇员和雇主给的,政府没有给钱。

  新农合是政府给的,农村只能给10元,政府从120元补到200元,如果是200元,政府给了190元,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是政府给的,因此要澄清,正面有三大成绩,不足有三个方面,误区四个方面。

  医改如何加强回归性,最重要的是加大政府的投入,各级政府根据GDP的不同,有不同的投入。我有一个倡议,各级政府按照GDP的百分之多少投入,教育界是5%,无论是穷的还是富的要拿出GDP的5%,例如中央和省财政拿多少,县和市拿多少,比现在多一些,包括医疗救助和贫困的问题是否可以都解决。

  第二个建议,医改难和公立医院难,实际上公立医院占整个医疗服务体系的90%以上,从机构和床位以及服务量来看,能否考虑打破公立医院垄断的局面,公立医院不要占那么高的比例,而缩小公立医院的比例,开放给私立医院,私立医院分两类,一类是私立盈利医院,一类是非盈利医院,非盈利的是慈善的,这是公立医院的补充,我简单的就讲到这里,后面如果有问题再讨论。

该文章由医疗营销网发布

原文地址:#7088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抱歉,您需要登录才能评论 立即登录 免费注册

首页 医院新闻 商务合作 意见反馈

© 2014-2019 医疗营销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