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儿科医生:活最累 挣钱少跳槽最多

  近日,国家卫计委发布通知称,从今年起,在医师资格考试中给予儿科和院前急救从业人员加试的待遇,加试成绩一并纳入总分。也就是说,原来总分不够格的部分考生,可以借助这条路径获得加分,成为儿科医生或院前急救医生。新规一出,引起热议。记者走访多家驻济医院发现,各医院普遍存在儿科医生人手紧缺,工作强度大,与其他科室相比收入偏低的状况。不少儿科从业医生认为,扬汤止沸,莫若釜底抽薪——要吸引人才,与其降低执业门槛,还不如提高待遇,改善执业环境。

  儿科医生超负荷:一天13台手术,一天接诊近200人次

  4日15:30,刚做完6台介入手术的省立医院儿科主任韩波并没有休息,而是紧接着来到儿科病房,挨个病房仔细查看患儿病情,这已经是她一天内第二次查房。一天6台介入手术,对她来说并不是最多的,工作量最大的时候一天能达到13台,有一次做手术做到凌晨1点,回到家已经凌晨2点,仅睡了4个小时就起床准备上班,因为当天还得坐诊。由于韩波主刀的手术多为小儿心脏介入手术,每次手术她都要穿上十几斤重的铅衣,一台手术下来,往往全身都湿透了。

  而在韩波看来,相比做手术,坐诊更累一些——除去感冒发烧的病人,仅心脏病患儿她一天的接诊量就在八十到九十人,而这类患儿一般上午做完检查后,下午她还得看一遍,实际上她一天的接诊量将近200人次。有一次她一抬头发现已经是下午3点,而那时她从早上开始一口水都没顾上喝。“在我们科,医生基本都是超负荷工作。”韩波介绍,从大环境看,儿科医生缺口很大。

  据《中国卫生年鉴》统计,在2012年全国分科执业医师构成中,儿科执业医师仅占医师执业类别的4.3%,每千位儿童中只有0.4位儿科医生,远低于同期每千人口2.06名医师的全国平均水平。参照美国每1000个儿童1.4558个儿科医生的比例,以此推算,中国儿科医师的短缺数至少达到20万。

  记者走访省立医院、济南市儿童医院、济南市妇幼保健院等医院儿科门诊,家家人满为患,即使是下午,儿科门诊也是很忙碌。

  儿科吸引力弱了:一个班50名儿科学生 三分之一转行

  “虽然济南没有统计,但从目前情况看济南儿科医生缺口很大,几乎各大医院每年都会招儿科医生。”济南市妇幼保健院妇幼部主任王念亮从事儿科临床工作20多年,近年才将工作重点转向行政。他告诉记者,之前坐专家门诊的时候,每天接诊量都上百,一般从7: 30看到18:30,工作强度很大,“儿科与其他科室不一样,儿科俗称‘哑科’,绝大多数患儿不能或只能部分表达自己的病情感受,所以对医生的要求更高,同样的病,花费在儿童上的精力和工作量要比成人高好几倍。但让人无奈的是,儿科医生的付出和回报并不成正比,与其他科室相比收入相对低。”

  王念亮1987年毕业于青岛医学院儿科系,他粗略算了算,当年他同班的50名儿科系学生现在大概有三分之一已经转行不干儿科了。同样是青岛医学院毕业的韩波,比王念亮高一级,她回忆,与现在儿科备受冷落的情境不同,在上世纪80年代,儿科是很受欢迎的专业。当年青岛医学院有医疗系和儿科系,儿科系录取分都排在医学院前列,而且求学的环境也比其他专业好。让她印象最深的是,在那个黑白电视都很稀缺的年代,儿科系已经配置了彩电。

  中华医学会儿科分会的数据显示,平均每年每家医院都有2名儿科医师离开岗位,儿科医生的离职率比其他科室高出许多。记者从今年济南市卫计委直属事业单位公开招聘计划表中看到,今年济南卫生系统共计划招213人,儿科岗位计划就有21人,占十分之一,其中济南市儿童医院和济南妇幼保健院是招聘大户,分别招12人和5人。

  医生患者都不解:“降分是贬低儿科”“给孩子看病要求更高才对”

  为缓解院前急救和儿科岗位专业人员短缺压力,近日,国家卫计委下发通知称,从今年起,在医师资格考试中给予儿科和院前急救从业人员加试的待遇,加试成绩一并纳入总分。也就是说,原来总分不够格的部分考生,可以借助这条路径获得加分,成为儿科医生或院前急救医生。新规一出,立刻引来争议。“这简直是对我们儿科医生的侮辱,以后谁还敢说自己是儿科医生。”看到新规后,一位省级医院的儿科医生有些气愤,他告诉记者,很多儿科医生和他一样对这项新规不解,认为这是在贬低儿科的价值。

  除了从医人员对此项新规争议颇多外,很多孩子家长也表示不理解。“给孩子看病,如果医生医术不到家,反而会加重孩子的病情,会影响孩子一生。孩子跟大人不一样,他们不会表达,说不准到底哪里不舒服,对儿科医生的要求应该更高才对。”市民王先生说。

  应该“对症下药”:堵人才缺口,提高待遇、改善执业环境是关键

  “解决儿科医生短缺问题,首先得找到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对症下药。”王念亮认为,责任大、劳累、收入低、风险高这四个因素是造成儿科医生难留住人的主要原因。一位不愿具名的儿科医生告诉记者,与成年病人相比,小儿用药少、检查少、住院周期短,同样的病,花费只有成年人几分之一。而科室奖金与科室创收挂钩,这就造成儿科医生待遇偏低。

  同样是儿科医生,在日前发布的2015年美国医生薪酬报告中显示,儿科医生平均年收入为将近19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竟达117.3万元。而国内某机构近1年内调查了453份儿科医生收入样本,得出一名普通儿科医生平均月薪在60008000元不等,按此计算年收入不到10万,如果和美国儿科医生相比,国内儿科医生要奋斗10年也赶不上其一年的收入。“现在基本都是独生子女。儿科医生收入偏低,但承担的风险却很高。”上述儿科医生表示。

  延伸阅读

  人才缺口也与医学院儿科学萎缩有关

  今年全国仅一所高校招儿科本科

  业内有关人士分析,儿科医生短缺可能还与医学院儿科学萎缩有关。1998年教育部对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做过调整,删除了儿科学的本科专业,随后国内医学院校也陆续撤销了儿科学专业。记者翻阅2015年山东高考填报志愿指南,今年在本科一批招生的医学院中,只有首都医科大学和重庆医科大学有招收儿科方向的专业,其中多为本硕连读,仅重庆医科大学设临床医学(儿科学方向)本科专业。

     医疗新闻     2015年08月11日 (星期二) 上午     910

既然来了,说点什么再走吧...

你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评论!

点此免费看全网VIP视频
网站首页  医疗新闻  捐助我们  留言反馈  商务合作  Sitemap.xml  Sitemap.html

网站运行: 1782 天   发布文章: 4166 篇   会员在线: 24 人   游客在线: 54 人